親歷者回憶日本向中國投降簽字儀式<

时间:2020-09-14 05:19 来源:http://www.ag1qnklr.cn

  新華社南京9月9日電 (記者 梅世雄)“這一天,是勝利的日子,值得我們永遠銘記!”——親歷者回憶日本向中國投降簽字儀式

  6天之后,中國戰區侵華日軍投降簽字儀式舉行。中華民族抗擊外敵入侵的歷史上迎來又一個值得永遠銘記的日子。

  “1945年9月9日,中國戰區侵華日軍投降簽字儀式在南京國民政府中央軍校禮堂舉行,侵華日軍總司令、日本投降代表岡村寧次無可奈何地在無條件投降書上簽了字。”抗戰老兵、今年97歲的南京市政協專員王楚英追憶起75年前的那一天,仍然激動不已。

  當年22歲的王楚英以國民黨新六軍十四師少校作戰科長的身份,擔任投降簽字儀式的警衛負責人。

  王楚英14歲參加淞滬會戰,之后隨部隊轉戰皖南。1939年考入中央軍校17期,1941年畢業后到雲南作戰,隨后參加入緬遠征軍,組織華僑抗日志願隊,后任中國戰區參謀長史迪威的聯絡參謀兼警衛隊長。1944年,王楚英調任新六軍十四師作戰科長。

  “這是我一輩子難忘的事,那個場面太令人激動了。經過浴血奮戰,我們終於把日本鬼子趕出中國了。”王楚英說。

  為了這一天,中國人民付出了傷亡3500萬人、經濟損失6000億美元的代價。

  在此之前的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接受盟國的《波茨坦公告》,無條件投降。9月2日,在泊於東京灣的美國軍艦“密蘇裡”號上舉行了日本投降簽字儀式。而7天后的9月9日,專門舉行中國戰區侵華日軍投降簽字儀式。

  自1874年入侵中國台灣以來,日本侵略者的鐵蹄曾經11次踏入中國領土。這一次,人心凝聚、精神煥發的中華民族終於以赴死的決心、悲壯的抗爭迎來勝利的狂歡!

  王楚英回憶:“1945年8月27日上午,我們分乘7架飛機從湖南芷江到南京。飛機到達南京大校場后,當地老百姓揮舞著毛巾、農具,有的還把玉米棒扔給我們。我當時眼睛都濕潤了。我知道,這是南京人民在飽受日軍蹂躪后,見到親人時的激動。”

  著名報人、時任《中國晨報》記者馮英子於洽降頭一天從長沙趕到芷江,隨后又到南京,採訪了那歷史一幕。他生前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說:“我們的報紙當即就出了號外,很暢銷。大街小巷,人們爭相傳播著中國勝利的消息。”

  那天一大早,成千上萬的南京市民就涌到岡村寧次的車子必經的廣州路、珠江路、黃埔路兩側。還有許多人聚集在收音機旁收聽受降實況廣播。

  “中央軍校大門上挂著一塊上貼‘中國戰區日本投降簽字典禮會場’14個金字的橫幅,正門上懸挂著中、美、英、蘇國旗,對面牆上挂著孫中山先生遺像,受降席、投降席后方各站立8名武裝戰士,會場氣氛嚴肅寂靜。”另一位受降儀式親歷者、時任陸軍總司令部作戰部少將參謀長嚴開運生前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說。

  王楚英回憶:“9時整,受降儀式正式開始。岡村寧次低頭看完日本投降書,取筆蘸墨,寫下‘岡村寧次’四字后,從其上衣右上方口袋內取出小型方章,輕蘸紅色印泥后,蓋於名下。由於手顫抖,他把章蓋歪了。”

  “現場不僅室內站滿了人,連外頭走廊也滿是探頭張望者,人人都想親身見証這個中華民族歷史上具有重大意義的事件。日本代表都剃著光頭,臉色十分難看,以前那種囂張跋扈的氣焰不見了。岡村寧次十分不情願地交出了隨身攜帶的那把軍刀。”嚴開運生前回憶。

  “中華民族洗去了百年的屈辱,第一次以勝利者的姿態站了起來,贏得了地位、自信和尊嚴。”王楚英說。